广告合作邮箱:fullgray@126.com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返回

思念我人生中的几个女人

来源:   发布时间:2020-10-19 14:03:13
写在开头
这个故事并非是色情小说,这是记录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些事情。人生起伏,在关键时候总是会遇到一些贵人,他们在我事业发展的关键时候帮助了我,虽然中途某些人选择离开了,但是在回忆这些往事的时候我还是心存感激。
故事献给那些在事业上帮助过我的人!
2004年毕业于中国东北的一所非常普通的,不知名的大学。当年7月份,我拖着一个拉杆箱,里面装着我的全部的家当,只身来到上海。
我下了火车,这着周围的高楼大厦,内心非常的激动。我是第一次出远门,在我大学毕业前,我从来没有出过吉林省。省会长春曾是我最喜欢的城市,在读大学时我的理想就是毕业能够在长春找到理想的工作。但是我幼稚了,像我这样没有背景和关系的人,在长春是根本找不到什么理想的工作的。那些家就是长春市的同学,早早的就通过家里的关系在长春找到了工作单位。而我如果留在长春能找到的工作就是卖保险和卖安利。
我在网络上跟我的一位在上海读书的高中同学抱怨着就业市场的黑暗现象。他叫张宇,高中时在我们班学习数一数二,我则是我们班中等生。高考后,他考上了上海的同济大学土木工程,而我正常发挥进入了长春的一所三流大学。
张宇劝我来上海,他被学校保送了硕博连读,在学校附近租了套2居室的房子。我到上海可以先住他那里,房租等我找到工作后再付。房租不是很贵,算下来平摊在我身上的房租是一个月800元。
我下了火车就用手机联系张宇,他已经到了接站口了。我们从高中毕业后就没有见过,到今天相见时隔四年。我们见面紧紧的拥抱了一下,然后坐上了出租车。在车上他给我介绍上海,介绍住处的环境。出租房在同济大学附近,而同济大学在哪,四平路。这地方听着就让我感觉到亲切,四平是我们吉林省第三大城市。而且同济大学附近都是我们东北地名命名的路,四平路,大连路,佳木斯路。我心里琢磨着,这难道是巧合么,莫非是上帝的安排,就是让我在上海滩闯荡出一番天地么?
四平路在上海的杨浦区,听张宇介绍这里以前是上海的老工业区,现在也在转型。老小区居多,我们租住的房子是四平路上的老小区的一间公寓房。上海虽然是中国第一大城市,但是还是有很多的小区非常的破旧,我们住的小区就是如此。小区的楼房最高只有六层,看上去跟东北的老旧小区差不多,挂满岁月的红砖外墙,封闭的阳台,油腻的窗户,小区里面塞满了汽车,小区里面走动的上海老人。我心里面有些凉,感觉800元一个月似乎有点小贵了,但是想想,这是在上海,寸土寸金的地方,800元一个月还可以,也就比长春贵一倍。
房间有个小厅,吃饭用的,然后两间卧室,大小差不多。我同学住的大一点,比我多掏200元。里面还有个女的,一看就知道是我同学的女朋友。张宇的女朋友是他同济大学的同学,浙江人,张的白净水亮,个子不是很高,目测不到160cm,但是我同学也不高,两人还算挺般配。
可能是八字不合的原因,或是看不起我的出身的原因。张宇的女朋友对我感觉很冷漠。其实我并非是希望所有的人见到我都跟故友似的。但是作为她男朋友的同学,起码应该起身打个招呼吧。在东北上学那会,同学找的女朋友,哪个不是第一次见面就跟亲妹妹遇到了亲哥哥似的。
张宇还有点其他的事情,跟女朋友离开了。把我一个人扔在了简陋的出租屋。上海的天气闷热,从北方来的我有点受不了。什么地方都热,背阴的地方也热。我脱了外衣,只穿了件三角库头,收拾完东西已经是满头大汗了。到了晚上,天有点黑了,张宇还没回来。
我给张宇打了电话,想请他和他女朋友吃顿饭表示谢意。张宇说他在实验室,比较忙,等以后有时间的。这时候我突然感觉很孤独,吃饭也没什么胃口,冲了一袋方便面吃了,然后躺在床上胡思乱想起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