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邮箱:fullgray@126.com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返回

高考前姐姐无私的奉献

来源:   发布时间:2020-10-15 11:35:11
我十八岁的那年,强奸了我的美丽温柔的亲姐姐,自此展开了我和姐姐的如火如荼的姐弟性爱。与其说是强奸,不如说是姐姐半推半就的让我得逞....而最终成了双方自愿的“和奸”。此后则更是男欢女爱、干柴烈火的姐弟相奸,尽情享受壮男少女的性欢畅。那年我念高三,我是个走读的学生。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十八岁的我,因想考上重点大学,学习得十分的紧张辛苦,每天压力都很大,但又实在是无处发泄。姐姐这正是双十年华,健美又漂亮。姐姐从来就一直十分疼我,见到我这样紧张有压力,作为护士的姐姐便开始帮我的忙了。六月的夏天,天很热。姐姐每天傍晚都会给我按摩,并且护理照料,生怕我有不舒服的地方。就这样:令我平生第一次最最兴奋的事情终于出现了。六月中的一天晚上,我刚考完试,感觉考的很好,回到家告诉了姐姐,姐姐听了很为我高兴。接着,姐姐像往常一样,为我按摩背部、颈部和腿部,我处在享受之中。大约三十分钟后,姐姐好像有点累了。“姐姐,你歇一会吧!我来帮你按摩一下吧!....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你一直为我服务,现在皆是我为你服务的时候了!”说著,我把姐姐的手拿开,在姐姐可能拒绝之前,我两手已抓住她的肩膀,然后用力的按摩起来,由于时值夏天,气温很高,姐姐浑身都有点出汗,发出一种淡淡的、特殊的、诱人性感的、似香非香的气味。按摩从她潮湿且柔嫩的肩膀开始,到达如瓷如玉的晰白脖子上,然后降落到她那两只如白藕般的细长粉嫩的手臂上....姐姐毕竟是个护士,对于我的按摩还是接受了。她闭上眼睛,任由我在她身上按摩。“姐姐!怎么样!很舒服吧!”我边问,边按摩着她。“是,是啊!很舒服,好棒啊!”姐姐有点不自然的回答著。我能触摸著这样的一个女人美丽、丰满、而又性感的姐姐,我打从心里高兴的笑起来。我有些兴奋的问:“姐姐,我给你来个依次全方位的按摩,好吗!?”按摩时,我在姐披散著头发的粉红色脖子上吐著热气,温暖的热气一下子碰触到她,一下子又离开她,这微妙的接触,很可能搅乱了姐的神经。“哼,是,是吗?...姐姐等著...你的按摩”姐姐吞吞吐吐的回答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姐姐发出了听在我耳中令我消魂蚀骨的、美妙的呻吟.....渐渐的,姐姐的反抗越来越弱....她终于停止了反抗....而且还耸动阴户,配合我的抽送....她阴户中充满了黏黏的蜜汁,抽插时发出悦耳的“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的性媾声音。我一面奸淫姐姐的阴户,双手也没闲著,不停的抚摸姐姐的大腿、乳峰、和全身的曲线,还不时拨弄她肉缝中的阴蒂....。姐姐口中不住的呻吟,闭着眼,一任我姿意奸淫...。大约廿来分钟后,突然,姐姐的阴道一阵强烈的痉挛,我感到一大股温热的沾液浇淋到我的龟头上,而姐姐此时便软绵绵的昏死在床上,我想姐姐可能是受刺激过度了。是我太粗鲁了吗?毕竟,她还是处女啊!...看着姐姐晕去的样子,我虽有些担心害怕,但我相信如此健美的姐姐,是绝对不会被我奸死的吧....但我还是停了下来,停止了对她的蹂躏,抽出了我还没有射精的硬帮帮的粗壮阴茎。啊!我的阴茎比原来粗了一圈,再仔细一看,天哪,该不是我的阴茎肿了吧!?!哼!第一次干女人就肿了,我有些不服气!哼!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就干到底!〔后来才知道那不是肿了,而是干得十分性奋时的现象,干得舒畅性奋时,阴茎会变得份外长大粗壮。〕既然姐姐已经昏了过去,我就必须再把姐姐操活!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我再度将鸡巴插入姐姐那美妙滑腻的小肉洞,慢慢的抽插起来。那奸淫睡美人的滋味真好,真美妙,爽得难以形容!我十分想痛快的在姐姐的阴户中射精,鸡巴硬翘翘的,被姐姐的小肉洞的阴肉紧紧的包裹住,只觉得爽滑透顶,越抽插越舒畅,但就是没有要射出的感觉。我时而九浅一深的轻抽慢送,时而紧锣密鼓的尽力狂奸。姐姐渐渐的自昏死中醒转,口中又开始“嗯,嗯,嗯嗯,嗯...”的呻吟...话说到现在,已经是五十分钟以后了....。尽情蹂躏过姐姐的阴户,我又想尝试姐姐的后庭:大龟头蘸了姐姐阴户流出的淫汁,温柔的、小心的挤进姐姐的未经开凿的菊花小眼里....。我缓慢的前后来回的活塞式的干姐姐的肛门,真的紧凑的不得了,但不久姐姐的肛门油也开始大量的涌出....我沈浸在操我姐姐的欢快之中。突然,姐姐的肛门一紧,我也是无法再忍受这种刺激了,龟头感到一阵出奇的酸痒,一大股精液喷射入了姐的体内。我拔出了鸡巴,虽然泄了一次,但鸡巴仍然硬翘著,心中也仍是淫兴勃勃的,好想再狠狠的奸姐姐一次。这次该射在姐姐阴户花心里,那才算是我真的完全占有了姐姐的美女肉体....。姐姐终于睁开了眼,满脸通红的看着我。开始时我不敢和她的目光相对。但转而一想,干都干了,怎能逃避呢?而逃避并不是办法!我便对姐姐擡起了头,和她的目光相遇。我想这下惨了,我是无法解释了,我不做声,硬著头皮,只等著姐姐发落。令我大吃一惊的场面出现了。姐姐没有如我预期的大哭大闹,或是痛恨的谴责我强奸了她,夺去了她的保持了廿年的宝贵处女贞操。她用纤手将她肥嫩的阴瓣掰开来,说:“弟,还有力再干姐姐一次吗?”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